创享中国·小鹰特辑 | “给我一点空气,给我一整袋子新鲜空气”
小鹰飞起来啦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从即刻起,把他们还给泥土和吹过草叶的风。
一只蜻蜓以每分钟扇动2598次的频率降落在水面树枝上,一片云乘着每秒钟移动60m的风速停在小溪上空,当孩子们挽起裤腿,跳进黄昏中,溪水的流速渐渐放慢,
 
溪水嬉戏
 
“爸爸,有鱼在咬我!”小脚丫跳进去,水花四溅。孩子们相互泼水嬉闹,探究着藏在石缝里的螺丝。
 

 
“牛牛,看这里!”
 
小女孩顺着声音抬起脸,笑容轻快地溢出,
这样耀眼的光芒,不禁令岸上的成年人突然一愣,仿佛撞见了他们久违的童年。
 
24日中午,历经3小时车程到达天台牌门村,当孩子们张嘴咬下第一口饺饼筒,
此次“创享中国-小鹰成长营”,才在他们舌尖那夹杂着微甜含腥的小吃味道中正式拉开序幕。
 
 
味觉是通往童真最近的路径。苦麻菜、豆腐干、农家鱼腥草茶,替换掉孩子们口中的肯德基、麦当劳,置身三州乡人家的温馨饭桌前,第一堂关于朴素的人生必修课,在一张张满足的稚嫩笑脸中悄然进行。
 
 
吃的开心
 
“不要急,吃慢点。”
“但是我非常饿呀,而且这非常好吃啊!”
两向日葵般的小脸歪向一边,用小女孩稚嫩的童声齐声说道。
旁边的小男孩们偷抿着嘴,开心大笑。
 
勇气是生活必修的课题。
在三州乡红军岭,换上蓝军装的童子兵们,快乐地举起右手敬礼。
 
 
 
他们需要独自踏过平衡木、踩轮胎阵,匍匐穿过绳网,跑上木头斜梯,最后翻越沙袋到达终点。
跑完一圈,回到终点,凉风中孩子们相互指着彼此,笑弯了腰,“你的帽子丢在网下了!”“你的也在网下面!”
 
三州乡牌门村的下午6点,有人在天边兜卖晚霞和炊烟。
而孩子们,是最慷慨的富翁,他们身体里藏着无数笑声的金币,足够买下整个八月的乡间小路。
 
 
小礼物
 
“姐姐,我要送你个礼物!”
 
7岁的梁好仰着红扑扑的脸庞,把小手背在身后一字一句地对我说。她很快揭开了谜底,“你看!”她掌心里有一颗闪亮的鹅卵石,“是不是很特别呀!”
 
 
 
一朵花教会孩子们的事,胜过世间任何教育。专注,温柔地蹲下身,只为了一颗风中曳动着、新抽芽的草穗。
 
嘘,不要惊动她,这正研究自然的伟大学问的小精灵!
 
尝试挑战
 
在细雨中开始的攀岩游戏,让孩子们各个摩拳擦掌。脸埋在帽子下的小荷田只伸出两条细细的小辫子,她满不在乎地对我说。一旁的梁好走几步,突然转过头,说:“我更不怕,我会爬特别高!”她双手比划的高度,几乎可以触及天空的飞鸟。
 
 
“我不怕,我一点也不怕。”
 
在纯真的冒险中,家长目不转睛地看着孩子们或紧张、恐惧,或大胆、无畏的前进着。当小梁好真的像轻盈的候鸟一样约攀越高时,梁爸爸一言不发地站上了一旁的高丘。注视,比绑在孩子身上的绳索更安全、缠得更紧密的,是父亲的目光。
 
 
26日夜里,整理登山行装,集体背包上山。
孩子们打头阵,连蹦带跳冲进夜色里,来不及去呼唤任何一个名字,只听到远方传来他们一阵阵的欢声笑语。脚边树丛中一窜而逝的小蛇精,迷路的癞蛤蟆夫妇,以及蜿蜒石阶上跳远的竹节虫兄弟,它们都是孩子眼中稀奇可爱的小伙伴。登山杖“叩叩”打在地面上,探照灯极快地透进黑暗,
 
 
“快一点,再快一点!”
孩子们在前面冲大人们大笑着高喊,生命的路程中他们依然注定遥遥领先。“慢一点,请等一等!”父母们在心中殷切地回应着,作为终生的守护者,他们在欣喜着被孩子超越的同时,却永远怀有对其最深的依恋。
 
 
“晚上会有野兽叼我的鞋子吗?”
 
 
 
“我想跟哥哥一块睡!”
“我一点也不怕大灰狼,如果它来,我会打跑它!”
 
当城市密集的楼群在借灯火相互取暖,引领回家的人时,在父母与孩子之间,有一片星空的温床。
山顶上的小木屋前,孩子们的眼睛是夜晚唯一的光明。
 
 
“我第一个到达!”
梁好踮起脚,高高把手举过头顶。
“我是给大家带路的,我在最前面!”
孩子中年龄最大的昊峻不甘示弱。
 
“我是给大家带路的,我在最前面!”
 
 
灶里偎好的玉米,碗里新烧开的水,一顶顶像花朵般撑开的小帐篷。
孩子们在晚风中蹦来跳去,比身上衣服更厚的,是他们不知疲惫的单纯。
 
夜里除了雨水来敲过孩子们的梦,并无其他动静。
 
 
 
 
在晨雾未消的山顶,9岁的昊峻猛然扑向草丛,捉住蚱蜢的瞬间,他因兴奋下意识地咬住嘴唇;当他小心翼翼地将蚱蜢递向梁好的手指,这六岁的小女孩眼睛瞪大,惊喜地叫出声;
 
小荷田痴迷于一束野山楂,攥在手中舍不得松开,她飞快地抬头对我说:
“我以前最喜欢蓝色,但现在我宣布,我喜欢上红色啦!”
快乐,有时是透过孩子的眼睛,发现世界突然多出了一抹色彩。正好像穿明黄色上衣的嘉祺,突然跳进一片翠色的大山之间;
 
 
 
而快乐,更是催开花朵的力量。在我不经意低头的时刻,4岁的嘉钰安静地把一朵小雏菊塞进了我的手里。
 
从山中归来的第二天,27日下午迎来一节特别的开荒课。
拔草,翻地;播种,收获。世上唯有泥土才足够容纳孩子色彩各异的梦想。拱动的爬行蚯蚓,被幼小手指亲自掘出的抽穗玉米,以及最后由孩子们撒进坑洞中的作物种子。
 
 
他们欢呼:“萝卜种下了!”
继而,他们心中的渴望也被种下,期待在不久将来,结出缤纷的春天,
 
“妈妈,我们是不是明天就可以来拔萝卜啦!”
 
 
世上什么字最难写?
“人”字最难。成人,远比成功更难,将孩子教化成一个健康饱满、喜乐知足的人,是天下父母的良愿。一撇一捺,短短两笔画中写尽漫长生命历程。27日夜里,在牌门村祠堂,孩子们开始书法课。
握住毛笔,谨慎地在白纸上划出第一横,
 
这样专注的姿态,正像是在空白的人生旅程中,精心踏出的第一步。亲爱的小孩,请慢慢往前走。
 
 
28日清早,趁清新空气上山摘瓜。捉不尽的蚱蜢、瓢虫,闻不尽的青草露水味儿,以及耳畔清亮的鸟鸣。
 
采摘西瓜
 
 
太阳露头照着回来的小路,小嘉钰捡起滚落脚边的西瓜,眉头紧锁、无助地几乎要哭出来。这是她清早采摘的收获,而在下山的路上不小心掉在地上有了裂缝。一旁的爸爸不动声色地轻声开口道:
“不要难过,西瓜如果不会摔破,也同样会变坏。
因为它是一个小生命,不是玩具,是生命就会有这样一个过程,就像爸爸妈妈会变老,就像你会长大。所以它不小心坏掉,不用太放在心上,我们只要认真地保留这份关于西瓜的美好回忆就好啦,来来,让爸爸为你给西瓜拍张照片留作纪念。”
 
 
有了裂缝的小西瓜遗憾也是一种美
 
仰头默默看了一眼微笑的爸爸,
小嘉钰眉头渐渐舒展,她认真地捧紧西瓜,如同抓紧生命中一份易碎而难得的珍宝。
 
有些木头都约定好了,要为孩子燃烧。另一些湖水也已达成默契,要为孩子涌出清澈的倒影。练习采挖山间野菜、摘野果,穿行在山中小道中,边走边察看周围植物,时不时听到一两声清脆地喊叫:
 
 
“我找到了苦麻菜!”
“好大的笋,爸爸快挖!”
自然的馈赠随处可见。
溪流漫过碎石滩,孩子们与大人下到山涧中,准备动手烹制早餐。 在此过程中,比食物更能喂养孩子心灵的,是劳作的快乐,
“我去搬柴火!”
“我和弟弟去洗菜!”
 
 
 
 
有人在石头上滑倒,
“不,没关系,我可以自己爬起来。”
小荷田对我摆摆手,毫不费力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有人在火边帮忙,“妈妈,给你一根柴。”嘉祺伸出小手,害羞地抹了抹被烟熏着的眼睛。米在锅内,刀在竹中,而孩子们,就在大山怀抱里。
干活后的第一顿早餐,以地为席不必拘束,孩子们满足地大口吞咽食物,“啊,我还要一碗!”28日中午,临别前的牌门村丰盛宴席——九大碗。开饭之前的热身,打糯米。院子里跑动着可爱的大狗,孩子们手心沾满白糖。甜味,浓进心头化不开。
 
当我们途经孩子的身旁,请侧耳转身,静看世界微光。
 
衷心期待,与更多家长孩子相约下一季“创享中国-小鹰成长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