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我想做一件老了也不会后悔的事
 

 

 

创始 

 

1978年,英国查尔斯王子、威尔士亲王和约翰上校共同发起了一项取名“德雷克”的行动。两年时间里,有414人选择了当年弗朗西斯德雷克爵士曾走 过史诗般的路线,乘坐风眼号参加了环球航行,并在途经16个国家时进行环境保护、社区建设和野外探索等活动。德雷克行动非常成功,在其基础上,一次规模更 大、更雄心勃勃的雷励行动很快诞生。这本是一个为期四年的计划,却因参与者的热情和期待而成为了长期持续的、着重陆地远征的活动。这便是雷励国际的前身。 

 

时至今日,已有超过32000名来自不同背景的青年人参加了雷励国际在45个国家的260多个远征项目。这其中就有英国威廉王子,也有来自中国的普通青年。 

  

 

 

缘起 

 

1998年,陆丰还是一名普通大学生。一次机缘巧合,他参加了雷励国际设在中国江苏、山东两省交界地的远征项目。谁也没有想到,十几年后,陆丰却成了“雷励中国”CEO。这项“一生必须要有一次的宝贵经历”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也在改变着越来越多的青年。 

 

  

 

一场微缩版的远征 

 

1998年,雷励国际(下称“雷励”)正式进入中国。作为一家致力于青年教育的公益组织,雷励从一出生就带有航海家的视野、冒险家的精神,还有一点英式的优雅和细腻。 

 

培养勇于实践、乐于挑战、具有开创精神和全球视野的青年一代,这是雷励的使命。倡导“探索、勇气、正直、魄力”,这是雷励的理念。具体来说,远征者必须在边远地区的项目地共同肩负起保护环境、服务社区的使命,同时也要发掘自己的潜能,探索丰富多彩的世界。 

 

根据项目地实际情况,远征包含环境保护、社区建设和野外探索三项行动内容,通常持续4至5周。队员们要在荒凉野外扎营生活,帮助当地居民完成修水池、挖地基等基建工作,同时还要进行诸如徒步、攀岩、溯溪等户外运动。 

  

 

 

要想加入远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你必须通过甄选营的选拔。每年,雷励会在上海、武汉、广州等地陆续举办甄选营,报名者必须在33小时封闭训练中,通过一系列任务后才能获得远征资格。 而甄选内容实际上也是一场微缩版的远征。“如果远征是一顿法式大餐,那么甄选是一道开胃菜。如果远征是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那么甄选只是 Say Hello.所有不以远征为目标的甄选都是耍流氓!”尽管甄选内容高度保密,但在雷励的网络社区里,雷友们还是喜欢如此“剧透”。 

 

其次,远征需要缴纳一定报名费用。这笔费用的75%用于项目运作,包括工具购置、交通、通讯、义工和队员培训、安全保障等;15%用于项目推广,包括与政府部门及各机构的联络、城市小组接洽、网站维护和渠道推广等;10%则用于机构运营,包括行政和人力成本等。要特别说明的是,雷励要求个人缴纳经费中至少要有20%来自个人筹款,且参与者必须与“雷友”们分享自己的筹款经历。青年营队员要求14-17岁,远征队员要求18-24周岁之间,而义工则要求25岁以上,具备一定工作经验或相关专业技能,主要起到督导作用。 

 

对青年而言,参加雷励无疑在体能、心理、经济上都是一个巨大挑战。实际上,最终能怀着各式各样的梦想踏上征途的年轻人也是凤毛麟角。假设广州地区有35名选手报名,有25人通过了甄选,那么真正有勇气背上背包加入全国远征者不过2-3名。 

  

 

 

“立体式”行动 

 

十几年前,张振辉曾与陆丰一起参与雷励国际,如今他已是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创作研究中心副主任。作为雷励中国的联合创始人,他至今仍记得,当年150个“国际雷友”既有像他一样的黄皮肤大学生,也有蓝眼睛的外国小伙,有身体残障者,也有未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 

 

参与者“多元化”是雷励的一个核心价值观。不论性别、年龄、发展阶段、是否残疾、性取向、宗教、文化有何差异,来自四方的人都能平等参与雷励。当来自不同背 景的人相聚一起,其实已起到战胜歧视和社会排斥的作用。例如,在项目地上,雷励往往倾向于选择具有当地文化特色的边远地区。在组织设计上,雷励会把远征分 为上下两个阶段,一旦上半段结束,九组分别在环境保护、社区建设、野外探索三个子项目下行动的队员就要全部打散,按照一定规则重新编排。每天每组队员中要 民主选出组长、厨师、文艺委员等5个关键职务。这不是一项单纯的户外拓展,而是一项集多种体验于一身的“立体式”行动。 

 

去年,曾参与贵州远征的刘忠旭如此说,在雷励,你可以自由地表达观点。雷励鼓励各种形式的提问,也捍卫你上诉和质疑的权利。你可以听到丰富离奇的筹款经历,可以想到五花八门的生火做饭方法,可能会遭遇各种各样的冲突和碰撞,可以交到形形色色的朋友,也可以在项目地开展你的公益计划。每个人都怀着不同的目的加入雷励, 然后找到一个更好的自己。 

 

当然,与国内青年中呼声较高的AIESEC、赛扶等同类发展型组织相比,雷励还是多少显得有些“小 众”。其目前影响范围也大多局限国内一线城市。张振辉认为,这是一个发展时间和操作技术层面的问题。现在雷励已经开办了14-17岁的青年营。 

  

 

 

埋在心里的种子 

 

不追求数量上的扩张,却有质量上的保证。几乎每一位“雷友”都能说出一个动人的故事。 

 

至今,张振辉依旧记得在雷励国际的点点滴滴:他在做建筑设计时,会唤起他对雷励远征把开阔的想象力与致密的执行水平完美结合的赞叹;在就要顺手把东西扔向路边花花草草时,他会想起Trekking扎营时挖成撤营后需掩埋的厕坑…… 

 

为了能筹到远征经费,刘忠旭和队友们摆过地摊,800件T恤卖出了400件,也在广州大学城黑铁时代酒吧筹办过四佬民谣演唱会。同样执着的还有来自重庆的大 学生吉东明。这位小伙坚持给学校宿舍送水,每桶挣8毛钱,一年后他不但自己筹到了经费,还给雷励捐出了一部分。喜爱摄影的章伟在贵州布依族山寨远征时,发现不少村民家中从未拍过照,索性当上了公益摄影师,一口气拍了20多户人家。还有来自深圳的雷子,他带着队员来到项目地准备在学校后面修地基,由于物料没有跟上,队员们很失望,有女生当场气哭了。但大家没有放弃,硬是靠着借来的工具把活干了起来。 

 

“说不清楚雷励到底改变了我什么。但是在每个人心中都埋下了一颗公益的种子。”广州雷友会的负责人刘忠旭如此说道。 

  

 

 

对话 

 

 

南都公益周刊:你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什么? 

 

陆丰:许多人会问,你为什么来做雷励?我被问时,当时我是在上海当公务员,人们认为这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他们很惊讶我做公益。但其实很简单,我想做一件老了也不会后悔的事。 

 

南都公益周刊:像户外探险之类的项目,如何确保安全? 

 

陆 丰:不是探险,而是野外探索,不偏重高难度的户外项目,而是着重于这个过程中对内心的探索和团队的协助。在实施过程中,会选择安全、成熟的路线,并做好充 分的前期考察和安全评估等。去年,每个队员和义工都购买了50万元赔偿额度的保险。在整个过程中,雷励以相关制度与法律来约束参与者和机构自身行为。 

 

南都公益周刊:您能解释一下雷励为何向义工收取费用? 

 

陆 丰:雷励是发展类教育型公益组织,注力参与者的发展,包括队员及义工,另外是对项目社区及环境的改善。传统式慈善是一种“人道主义救援”,例如,派发粮食、药品等,一般无需受益人付费。发展类公益行动,机构按照“受益者付费”的原则,需要受益人承担部分费用,具体到雷励来说,筹款环节已成为受益人经受锻炼的环节。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周执)